闲鱼负责人闻仲离职淘宝直播和咸鱼社群经济的载体

2020-09-13 09:07:20 网络推手刚总

近来,阿里巴巴向媒体证明,花名闻仲的闲鱼事业部总司理陈镭现已离任,但并未透露其离任原因。
陈镭在淘宝负责过最出名的两个产品是淘宝直播,以及后来接手的闲鱼,并且领导开发过包括淘金币、淘江湖、淘女郎、淘宝达人等产品,在2019年7月调任闲鱼事业部总司理之前,一直担任淘宝直播及内容生态事业部资深总监。
陈镭参加淘宝近20年,是阿里巴巴的422号职工,此前在淘宝一直负责交际产品线,所以很重视产品的内容能力与社区化。
很早之前,他就做出过猜测:“淘宝上的内容远不止是销售(买与卖)这么简略,而是会按一维(文字)、二维(文字+图片)、三维(短视频)、四维(直播互动)的方式去开展。”
包括淘宝直播,陈镭所垂青的并不是所谓的“带货”,而直播能带来的内容、交互体会,产品上线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只关注用户的二次回返率、粉丝活泼度、停留时长的增减,甚至还制订了许多办法避免淘宝直播沦为大卖场,成交量从不在考核规模之内。
这种以内容而不是变现为出发的逻辑,贯穿了陈镭在淘宝将近20年的产品策略,先做内容和交际构成社区,再以社区的根底让用户在各个细分的场景下成交,是他的一向风格。
在淘宝内部,陈镭一直以一个优异的产品司理定位转战各个事务线,无论是依托于手机淘宝的淘宝直播,仍是本身作为流量进口的闲鱼,都有很巨大的流量,但陈镭强调不消耗渠道的流量去变现,而是成为流量的生产者,向内容化、社区化衍化。
在他眼中,淘宝直播和咸鱼应该是一个社群经济的载体,经过直播或是搁置转让,翻开一个个交际场景。
比方他经常会举例,在淘宝直播的海外站,主播们会亲自带用户前往迪拜、芬兰、非洲等地,并在当地文明的场景下和用户达成购买,比方迪拜的奢侈品、非洲的土著饰品;或者是在中国村庄,捕鱼者和农人可以在劳作的同时,翻开直播,用户可以直接下单购买生鲜,淘宝直播的生态是内容、交际、场景、成交的循环。

1558607146370780-lp-lp-lp-lp-lp-lp.jpg

闲鱼在近两年正在变得越来越像是没有购物车的淘宝,变成了类似的C2C渠道,但淘宝建立的初衷是为了进步买和卖的功率,而闲鱼并没有必要成为第二个淘宝,它的定位是经过搁置转让构成的社区,陈镭在采访中表示:“闲鱼模式离钱比较近,可是离赚钱比较远。”他期望闲鱼依然是一个以内容、交际为驱动的社区,而不是奔着功率的C2C渠道。
经过内容与社区打下的用户根底,最终也反应在成交上。
根据阿里巴巴2020年财报,闲鱼2020财年成交额已超越2000亿元,同比增加超100%。到目前,闲鱼月活用户已达9000万,在线卖家超越3000万。
并且闲鱼在近一年来出现了很强烈的社区化风格,从根底的二手交易,衍生出了售卖服务,如遛狗、铲猫砂、清扫房间,代相亲、帮叫醒、陪练英语、代打游戏等不同的事务,有当年“全能的淘宝”的趋势,但交流更频频,也颇受90后用户的喜欢。
但过度活泼的社区,也给闲鱼带来了一些灰色地带,比方打情色含糊擦边球购买售卖“原味”衣袜的特殊爱好者、带有性暗示的陪伴、上门服务、售卖交易受维护的野生动物,甚至人脸辨认信息等。
闲鱼对此采用了大力度的封杀方针,严厉到“宁杀错不放过”,但防不胜防的暗语和灰产一直无孔不入,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注意,8月底浙江省委网信办主要负责人掌管举行专题会议,督导闲鱼渠道开展“百日专项行动”,按照督导意见,闲鱼渠道全面加大专项整治工作力度。
陈镭是阿里巴巴的422号职工,早在淘宝网诞生之前就参加了阿里巴巴,是资历丰厚的老将,之后在互联网走向移动端,淘宝网走向手机淘宝的大潮中回归,参加了手机淘宝一系列的产品建设,担任过多个岗位,属于“哪里需求往哪里搬”的人才。
这似乎也契合陈镭对自己的规划,在阿里巴巴的花名文明中,第一批阿里职工取花名都要从金庸小说里取,淘宝系职工要从泛武侠小说里取,支付宝系统则要从四大名著和古典文学里取,但陈镭没有从阿里巴巴供给的花名中选中任何一个,而是给自己挑了“闻仲”的姓名,理由是“闻太师东征西讨一生,正好也契合了不愿安于现状的自己,像是自己对人生的等待。”
只是现在尚未得知这员阿里老将,为何离开,而他的下一步又将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