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泥沙清理生意引发内讧洪水冲出黑老大高建刚严益王旭红15名被告人当庭认罪认罚

2020-09-13 09:09:44 网络推手刚总

  白日清泥、晚上挖沙、张狂采挖;被害人在赌桌上被“围猎”,几小时就输掉92万元;频频干预民间胶葛、动辄施暴解决问题……高建刚曾是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的一个小有名气的企业老板,平时开着路虎、住着豪宅,人称“高老板”,看上去事业有成、春风得意,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场洪水让他显露真面目。
  近来,经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对高建刚等16人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案作出一审判决。
  洪水泥沙整理生意引发内讧
  2017年7月,因持续降雨,湘江水位上涨,坐落长沙市望城区的沩水河到达历史最高水位,黄花岭村白沙垸河堤出现溃决,滔滔洪水淹没了村庄和良田……洪水退去后,大量泥沙堆积在本来的稻田之上。就在当地乡民为如何康复生产发愁时,高建刚却从中看到了“商机”。
  他邀请严益、王旭红等人以康复被毁稻田的名义与当地村安排签订协议,约定高建刚担任整理当地村安排农田里的泥沙,意图是康复水稻耕种。但实践上,高建刚“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终究意图是采挖溃口邻近的优质河沙,以牟取暴利。
  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高建刚等人调来十余台挖掘机和吸沙船通宵作业,几天内,他们就通过不合法采挖、销售河沙获利数十万元。
  “高建刚在社会上名头比较响,手下有一帮小弟做事,别人不敢在他面前猖狂。”这是高建刚公司股东之一王旭红与其合作采沙的理由。
  但作为股东,高建刚并不为公司其他股东利益考虑,他常常做着左手倒右手的生意,将河沙以每车1400元的价格卖给自己的团伙成员李若峰、王成等人,而其时河沙的市场价现已到达了每车1800元,由此也埋下股东之间“火并”的引线。
  在高建刚等人盗挖河沙大肆牟利的一起,白沙垸的乡民们却寝食难安。十余台挖掘机和吸沙船的张狂采挖,盗走的不仅是国家矿产资源,还对河堤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对邻近乡民们的生命产业构成了要挟。
  所以,乡民们纷纷向当地政府及城管部分告发,主管部分责令罢工的通知书也屡次下到达采沙点,可是高建刚等人仍以整理农田泥沙之名,白日清泥,晚上挖沙。
  此刻,高建刚公司股东之间也因为高建刚居中压价、强卖河沙给自己的马仔李若峰、王成而抵触不断。李若峰、王成等人在高建刚的默许下,屡次纠集人员持凶器到挖沙点聚众闹事,阻挠严益、王旭红将河沙卖给其他人,双方总算撕破脸,严益雇人将李若峰、王成砍伤,爆发流血抵触。
  2018年10月2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不合法采矿罪对高建刚、严益、王旭红等人立案侦办。在案子处理过程中,一个在望城区长期施行高利放贷、暴力讨债、强揽工程、干预民间胶葛等违法违法活动的涉黑违法安排浮出水面。
  建立公司掩盖黑社会违法
  本来,高建刚在公司建立前,施行过暴力讨债、不合法拘禁、聚众斗殴违法,但数量较少、人员零散。为了获取安稳的经济来源,也为了以合法形式掩盖违法行为,加强对旗下马仔的办理操控,2012年9月4日,高建刚伙同周正合伙建立长沙易博公司。从此,他们以公司名义从事高利放贷、开设赌场等活动,经济实力不断加强,并将获取的部分产业用于支撑该安排的活动,该公司的建立是该黑社会性质安排构成的标志性事件。
  伴随着易博公司的建立,一个人数很多、结构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清晰的黑社会性质安排逐步构成。
  仅在2012年9月至2018年10月,以高建刚、周正为安排、领导者,以李若峰、王成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安排,便通过发放高利贷1.78亿余元,实践获利3640余万元。
  “安排利益高于一切,该搞的就要搞,不要怕出事,出完事,公司担任。”高建刚等人常常这样给安排成员洗脑。
  2014年1月,周正伙同他人,运用特制牌具等手法“出千”“杀猪”,被害人徐某在赌桌上被“围猎”,几小时就输掉赌资92万元。之后,周正屡次通过电话进行语言要挟,带领马仔严骏前往徐某运营的车行、老家催收,徐某无力归还跑到外地躲债。
  严骏说,“周正让咱们在徐某的店外墙和玻璃门上喷油漆、涂写‘欠账还钱’等大字,还去他家的老屋收账,每年中秋节、新年都去,当着街坊邻居的面找他爸爸妈妈催债还钱,放狠话、写大字,影响他们一家人的名誉,强逼他尽快还钱。”
  徐某妻子本来做着正常生意,因不胜忍耐滋扰,被逼转让门店,与徐某离婚,徐某祖父、父亲不久也相继过世,徐某因惧怕周正要债,一向不敢回家。
  对于乡民团体安排经济利益的损害,高建刚等人也绝不手软。
  2017年,高建刚、周正等人合伙承接的兴工大路项目开工建设。施工过程中,高建刚、李若峰在未征得当地群众同意的情况下,将项目挖掘的土方倾倒在被害人朱某等乡民的责任田内,有乡民前来阻挠时,该安排纠集成员20余人到卸土现场聚众造势,对乡民进行拖拽、辱骂、要挟。对乡民提出的赔偿问题,到乡民家中采取摔毁家具等方法进行恫吓。为确立不合法权威,扩展势力影响,该安排置办砍刀、管杀、鱼叉、木棍等工具,频频干预民间胶葛、动辄施暴解决问题,涉嫌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逼迫买卖罪等多项罪名。
  通过2个多月的初查,侦办机关查明晰以高建刚、周正为首的违法安排多年来在长沙市望城区施行的大量违法违法行为,因为该安排参与人员多、作案数量多、时间跨度长、取证难度大,是否构成黑社会性质安排违法?为完全弄清事实和法律问题,精准打击违法,2019年1月4日,望城区检察院派员提早介入该案侦办。
  同年1月29日,“10·25”高建刚涉黑恶案被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公安厅列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五批联合挂牌督办案子。
  99本檀卷变成147本

1546763069323417-lp-lp-lp.jpg

  这起案子涉及人员较多、案情杂乱,办案人员的工作量非常大,望城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宫平对于案子的处理提出了严厉的要求:“要严厉履行法律监督责任,精确评价涉案违法安排的社会损害和安排成员的位置作用,做到客观公平,不枉不纵。”
  案子移交审查逮捕后,该院对16名违法嫌疑人作出批捕决定的一起,宣布《继续侦办提纲》47份,补充各类证据上百份,追捕漏犯5人。
  “办案中,咱们还留意开展自行补充侦办”,在介绍办案经验时专案组成员办案检察官说,“在审查被害人刘伟芳被不合法拘禁案中,检察院发现高建刚及其他安排成员并没有参与不合法拘禁,施行不合法拘禁的是该违法安排之外的人(另案处理),所以询问了刘伟芳本人和相关证人,并对高建刚等违法嫌疑人进行了讯问,检察院查明高建刚等人虽然没有施行不合法拘禁,但为了催收债务,对刘伟芳采取要挟、恫吓方法,强逼刘伟芳转让其公司30%的股份,该行为已构成逼迫买卖罪,检察院一方面追加了这一漏罪,另一方面对施行不合法拘禁的其他违法嫌疑人依法追诉”。
  “移交过来的时候是99本檀卷,送出去成了147本。”案子办理员在将案子移交至法院的时候惊呆了。
  15名被告人当庭认罪认罚
  正式开庭前,多名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希望检察机关先提量刑主张,再考虑是否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对此,办案检察官予以回绝, “量刑主张契合预期就认罪认罚,不契合预期就不认罪认罚,这样的认罪认罚是不真诚的,实质上是一种投机行为,不契合立法本意。”办案检察官介绍说。
  因而,办案检察官坚持在法庭调查结束前,依据各被告人的认罪悔罪表现提出量刑主张。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合议庭的认可与支撑。从而,多名认罪态度不安稳的被告人为了可以争夺从宽处理,在庭审中照实供述了悉数违法事实。
  法庭调查结束前,周正等15名被告人对检察机关指控的所有罪名和违法事实均无异议,当庭表示认罪认罚,并在其辩护人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这个案子咱们本来估计需求4天至5天,但因为16名被告人中有15人当庭认罪认罚,实践只用时3天就把刑事及附带民事部分悉数审理结束,超出了咱们的预期。”望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袁利平说到。
  7月30日,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法院对高建刚等16人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案一审宣判。
7月30日,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法院对高建刚等16人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案一审宣判。
  今年7月30日上午,高建刚等16人涉嫌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等罪一案一审公开宣判。
  被告人高建刚犯安排、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逼迫买卖罪、不合法采矿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悉数产业;
  被告人周首犯安排、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不合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偷越国境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1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悉数产业;
  李若峰、王成等安排成员别离被判处3年至18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产业或罚金;对用于违法违法的产业,依法予以没收;对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一审判决后,除拒不认罪的高建刚外,其余15名被告人均认罪服法不上诉。高建刚随后提出上诉,案子于2020年8月10日移交长沙市中级法院进行二审。目前,案子正在进一步审理中。